“平庸之恶”只是汉娜阿伦特破绽百出的一个发明。却被用来当成指责别人”不革命“的最好武器。倒是跟阿Q的”柿油党“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用道德去绑架别人是一种修养,不用道德绑架自己也是。面对现实,追求个人利益,不主动作恶,即便没有急公好义,道义上也不具有可非难性,可以坦然地生活,没有必要陷入一种道德上的心理困境。不要因为有人说“平庸之恶”就觉自己亏欠了这个社会和那些受难者,平常地活着本身就是一种道理。


一辈子只专注一个领域,其实是一件特别牛逼的事情。希望自己可以顺其自然地熟稔而自谦。

造千斤顶比往万金油发展强,后者成才实在是太不容易,前者起码有专业支撑。


父母年纪大了,看手机都需要戴老花眼镜了,字太小总是不方便,近来一直在考虑给妈妈换手机的事情,想想还是 iPhone 最为合适,简单安全我也省心。虽然这几年国内手机品牌发展迅猛,甚至一些产品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用户黏度。但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在安全的易得性方面,苹果要显著强于安卓,这是客观事实;具备初级安卓安全知识的用户占全体手机用户的比例非常小,以致无法有效改变安卓恶劣安全局面,这也是客观事实。安卓生态圈长期存在的劣币驱逐良币趋势,以微弱局部有序来论证安卓整体安全的做法和观点是严重扭曲的。

安卓生态长期恶劣的根本症结在于国内不重视保护知识产权。


去年一年间涌现又消失的各种互联网 O2O 产品以及泛 O2O 企业不计其数。我觉得这也和我国特有的国民思想以及社会文化有关。很多 O2O 企业所谓“模式”既不具有独占性又不具备排他性,缺乏核心竞争能力,缺乏用户黏性,换句话说这些行业的用户并不具有忠诚度,只要哪家更实惠就投靠哪家,所以只要有人看着眼热砸钱进场,一个行业中已经砸过钱的企业之前砸的钱就全白砸了。

大量的补贴消费活动只能培育虚假市场,进一步增大了行业的泡沫。我始终对这种模式怀有疑虑,商业角色不清晰,产业位置不明确,赢利模式无规划,数据利用无价值。


《我爱我家》是神剧,细究之下深感这部剧真是太深了,这是唯一一部我看了二十多遍的剧,经常一边看一遍查阅维基百科,还专门找了文学剧本来看。小时候看没什么感觉,直到有一天再看的时候听到一句台词 “她就是一个六国贩骆驼的” ,心里一惊,这句台词真不是人人都能听的懂的,要是没看过红楼梦根本不明白其意思,从此对此剧一发不可收拾。


做为一个球迷,深感自己的幸运。我们这一批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出生的球迷,正经历着非常幸运的岁月,在很多球类运动领域,现役最佳就是史上最佳,但那些 GOAT(Greatest Of All Time)们,也在一天天地老去,伴随着我们成长的青春。


期待春节之后在广州的生活,父亲总是嘱咐让我尽量在家做饭,这样才有家的感觉。

希望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妹子。

一直坚持着的原则 “ 事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人” 。

执于事而轻人,往往都要陷入虚无的泥淖之中。理性让人反思,但是给不出答案,最后倒逼你放弃它所带给你的。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