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把整个的个人邮件系统全部迁移到了微软 Office365 的 Exchange Online 计划,订阅一年服务的价格大约和 Google 的独立邮局服务差不多,但是相比其他的还是显得略贵一些...

但是 Google 的 MX 记录有部分被 GFW 污染了,所以有一定的概率国内邮箱发到 Gmail 的邮件会有可能收不到,而且这个概率正在升高。

那么下面,开始赞扬一下微软 Office365 的 Exchange Online 邮件服务,这其实是一个独立的企业业务,实在是好用啊,各项细节真是深得我心,稳定,邮件过滤规则也很强大,居然还有托管授权 DNS 的功能,简直太喜欢。

我现在已经毫不掩饰对现在的微软的喜爱,换了 CEO 之后的微软,更加走向开放。如果现在购买新电脑的话,应该会选择 DELL XPS 13 Developer Edition,然后装 Linux,虚拟机里装 Windows。


抛开小狗门这一问题不谈,《三体》拿到本届的雨果奖当然是一件好事,坦率地讲,《三体》是一部不错的作品。但是遇到国内现在的过于狂热的三体迷,碰到什么事都要把《三体》搬出来,动不动就黑暗森林降维打击,这其实会招致他人的反感,也会让很多本来有可能会喜欢它的读者错过了它。


刚刚经历了抗战胜利70周年啊,有一个问题一直想说:投降与汉奸。

在这个汉奸帽子乱扣的年代里,好像做什么有违传统伦理正统认知的事情就会被扣上汉奸的帽子。在当年八年抗战时,所谓的汉奸数以十万计,都应该一棒子打死吗?如果被迫当汉奸能够保全性命,为什么要送死?如果被迫屈从可以避免村庄被屠杀,为什么不可以?如果一个国家的价值观是教导人去送死,这不是神经病吗?

往前看明末清初的时候,洪承畴可能是最有名的汉奸,但是他在降清之后实施的很多安抚政策保全了相当多老百姓的性命;另一个例子,当年江南大儒钱谦益,其实我认为此人是明代文学造诣最高的人,当年他以礼部尚书之位开城向清军投降,客观上保全了南京城的百姓,避免了那时候极为惨烈的扬州府屠城十日的惨案再次发生。

当然这么讲并不是要有意美化汉奸的形象,只是觉得,在很多时候,不能一味的对人不对事。


此文题目选自元代徐再思的一首折桂令《春情》中的句子,徐再思的很多小令把握地十分出色,但很多其实感觉写的挺一般的....

这首是我比较欣赏的,借此表达此刻相隔遥远两地的思念之情。

全词如下: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馀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