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星期二预约去见了一个心理咨询师,男性,约莫50岁的样子。进门的时候,他说他以前老家是我同一个地方的,然后说了一句方言感觉很亲切,不过这次的这位叔叔我并不是很喜欢他的语言逻辑,可能是比较反感一开始就把我往他的思路上带吧。不过这位叔叔说的有些话还是蛮有收获的。

这一周去看了昆曲【牡丹亭】。由于武汉周边并成规模的昆曲团,所以武汉鲜有昆曲的演出,但是这也带来了一个好处,就是南曲和北曲可以和谐的争相辉映,而不像江浙沪地区常常只有苏昆的演出。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牡丹亭的意义早已超越了爱情的范畴。也只有在这样的艺术演出中,很多东西你已经明知道是假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你反而愿意相信它是真的。每次听到杜丽娘说道『奴家真个盼着你哩』心中都感慨不已,毕竟三年半了,杜丽娘要找的人真的还是柳梦梅吗?我想是否定的,杜丽娘找的那个人只是恰巧被赋予了柳梦梅的符号。

我愈发相信与某个人所产生关系的所有事物都是相互关联的。所谓的因果轮回,我们所有的下意识行为的动机都来自于前世经验,当鱼肉等于蔬菜,当僧侣等于妓女。

可能行动自由的日子愈发减少了,因为毕竟到年纪了,很多事情需要给家里一个交代。但是比较积极的一面是,从懂事以来,自己基本上是按着自己的意志在生活,包括做的很多可能不太寻常的决定。这点得非常感谢爸妈的开明。

临近毕业,预感到不久的将来很多事情可能身不由己,当然我们对未来所赋予的真实性往往超过当下已经存在的事物。

当程程为不能克制的思念而耻见梨花时,时间和光线在梨花附近发生扭曲。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