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有在网站上更新内容,一方面是感觉似乎有心无力,写一篇技术博客起码需要4、5个小时的时间,包括各种技术细节以及故障的复现。从去年下半年以来,逐渐的开始远离国内的各种社交网络,一方面除了觉得傻逼太多无聊的人太多以外,国内对于言论的管制逐渐强硬也是一个让我很不舒服的原因,偏偏我也是属于那种不信邪的人.....所以是很危险。

社交发展到最后注定是属于小圈子的行为,社交网络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你会慢慢取关那些和你的观念尤其是三观不相符的人,而取关这一行为本身并不需要你付出任何成本,所以慢慢的你的身边聚集的就只剩下与你三观一致的人,这时候你就会觉得自己的三观是社会的主流,是正确的,但很多时候,这样的认为是危险的。


透明计算”这个事情这两天好像渐渐没人说起了,学术界的事情最好由学术界来解决,科研是门很严肃的话题。但是在中国大陆好像是个例外,政府插手过多,只能说因为格局太小,眼光太狭隘,只会搬砖,不会筑楼。

之前在和朋友的聊天中,我也说过,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我们如今的政府之所以这样权力无边,那都是人民自己放弃的权利。还是同样的道理,给钱的就是爹,在科研经费不独立的情况下,实在没法摆脱“依赖”这一问题,从这一点引申开来,我们也可以去思考一个很有趣的社会现象,“为什么很多年轻适龄青年面对家里的逼婚却束手无策?”,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仍然尚未达到经济独立,还需要长期依赖父母的经济援助。

设立各种科技进步奖的初衷,是鼓励创新,鼓励创新的本质,应当是创造一个宽松土壤,让各种想法的种子生根发芽,互相竞争资源,政府要做的就是规范竞争、去除害虫杂草,最后优质的强者自然经历种种淘汰机制胜出,而不是一门心思赌博,想人为划定方向,急功近利培植出一个了不得的新品种。

不说这个透明计算本身如何,这种拔苗助长的方法本身就是反创新的,只会制造一批投机取巧的官僚,而逆向淘汰踏踏实实干活的科研人员。

再说透明计算本身,其实无法评价,因为理论上没有遵循理论评价的标准,产品上没有遵循产品评价的规范,说它好坏根本无意义,实质的东西出来之前,根本无法置评,就这样还得了一个很严肃的奖,只能说有些人赌得很大。


之前一直没有时间完整地看过一遍《冰与火之歌》,这个寒假趁着有时间,买了一套打算好好研究一下。之所以对这套书偏爱有加,一来是因为老爷子确实太可爱,而是本书中充满了种种真实生活中无可回避,必须面对的问题,在其他的文学作品中,主角往往是单枪匹马破千军万马而毫发无损的 bug 般的存在,本书则不然,该死的都死了,本觉得不该死的也都死了,令人惊愕又被深深吸引。


确实自己是个内向的人,发现这没什么不好的,也没什么不对的,其实一直都是心态比较积极的人。我有愿意和我玩耍的朋友们,虽然是那么一小撮。

等生活中真有了生老病死这样的大事,才知道自己以前的忧伤都是狗屁。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