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忙完了很多事情,觉得终于能闲下来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发现这只是另一段"忙"的开始.

其实觉得保持状态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要把假期太当假期,在假期也要学习,也要给养,平常心就好,不能因为假期而放松了自己结果开学后发现连写字都生疏了.

前些天在外面农村考察调研,有关乡村发展以及农业机械化的普及情况.晒得很黑我就不想描述了...(不是矫情,只想陈述事实).那些天在那些地方的生活,极大地暴露了自己无知的一面.那些地方的兄弟姐妹们活的很真实,体会到了那种善良,朴实,傻傻的,自私(这绝没有贬义的意思,只是想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只能意会). 另: 在那些地方呆的久了你会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 “ 再多的钱放在银行卡里也只是一个符号而已。。。”

思考的东西有很多,这里想说一说有关农村本土人才培养的问题,我认为这是如今农村发展的一个瓶颈.现代新技术在传统农村的渗透远远不够,他们缺少获取相关信息的渠道,对此很多同学认为可以增加派驻大学村村官,但是我认为更好的途径是培养他们本地区自己的人才和精英。大学村村官的派驻并没有在根本上解决其本地区人才缺乏的情况.

我一直认为大学生村官派驻这个政策是良性的,但是被派驻的大学生村官其目的是不纯洁的.村官们在基层的工作经历毕竟是一块很好的升迁跳板.在此也谈谈对大学生支教的看法,其实我觉得支教这个行为本身是中立的,针对不同的地区应当有不同的针对各自实际情况的解决方案,不能一味去鼓励或者说鼓动大学生去参与这一行为,我可不觉得让很多山里的娃每天走几个小时山路去听支教学生讲课是一件好事情,你说呢?

前段时间跟靖怡也谈起过这个问题.那些相对落后的农村地区从小的基础教育就比较薄弱,这些地区的孩子从小就在一个相对闭塞的环境中成长,零星的一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孩子也是在本地区的师资相对薄弱的院校,这就极大地限制了他们的发展空间,实际上是被自我约束了,也限制了地区的发展。对比如今城市的现实,这种有明显财产地位差距的阶级的阶层的分野正在悄无声息的世袭,这个后果是很可怕的,草根阶层正日益失去向上的流动性。

不同于家乡的农村,前些天走访的农村都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村,日复一日地耕种劳作仍旧是当地农村的主题.但是青壮劳动力大量外流,留下的很多孤老以及幼童.大量农村劳动力的外流也使农村的经济发展受到了制约,甚至可以说这股外流的潮流正在撼动传统的农村体系.

外流是如今的一个趋势,但我认为将来必定是回流的.如何制定鼓励政策吸引外流人力回流到当地,如何发挥当地的优势,资源,特色等等这些问题是值得认真研究的也是迫切的,这终究还是要牵扯到本地区人才培养这个问题,所以我认为这个问题是应当重视的,参与农村发展需要依靠精英,没有人会比当地的精英更了解那个地区.

程程 写于夏夜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